啜氏家谱

当前位置:啜氏家谱网 >> 浏览文章

啜凤根:寻根问祖蓟州行

时间:2019/7/19 11:12:32
供稿人:本站综合
发布:新闻编辑部

家谱记载啜氏始祖啜彦信,是明朝永乐三年(1405年)由遵化蓟州英乐村迁到西紫结村落户的。从网上查的结果,蓟州没有英乐村,有永乐村。

永乐村、英乐村,谐音。永乐村是不是就是当年的英乐村呢?永乐村有没有姓啜的家人呢?激发了我们对永乐村的兴趣,总想去看个明白、弄个究竟。

啜凤根:寻根问祖蓟州行 (1).jpg

2018年1月16号,我微信告诉芝谦说:“春节后,准备去蓟州永乐村一趟,实地调查。” 芝谦看到我的微信说:“我们真是不谋而合,前天还同家人说近日去蓟州看看呢!”于是,我俩商定2018年1月20号去。

我们立即购买了去天津的火车票,坐的火车是西安到沈阳的K2406,早晨7点27分我在枣强火车站上车,8点芝谦在衡水上车。我们准备去两个地方,一个是蓟州永乐村,另一个是天津宝坻安乐村。

乘车路线是:衡水—天津站,转地铁--天津北站,然后,坐轻轨到宝坻。在宝坻租车去安乐村和永乐村。

举头三尺有神明,人在做,天在看。我们这一次乘车的顺利、租车的巧遇、天气的温暖,上天着实在保佑着我们。

大鹏大姑,十分关切的嘱咐我们:寒冬腊月,一定要穿暖和一些。怕冷,我带上了20年前的妮子大衣,结果天气好,根本就不用穿。

中午12点准时到了天津,没来得及吃饭,就乘地铁到了天津北站,在北站下午1点03分就有去宝坻的轻轨火车,于是我们立即购票上车,下午2点就到了宝坻。啊---,乘车是多么的顺利啊!

在宝坻车站附近拉面馆吃的拉面。出了面馆,就有一辆出租车由北迎面而来。拦下出租车,同司机说明了我们的来意去向。司机打开导航,4.6公里就到宝坻安乐村。路上司机告诉我们他不是宝坻的,是蓟州永乐村邻村的,他的姐姐就嫁到永乐村。和永乐村的人非常熟悉。对于我们来说乘坐他的出租车无疑是件好事,幸事。

车子很快到了宝坻安乐村,在安乐村小学门口看到了一个七十多岁的老人,芝谦拿出身份证,指着“啜”姓,说明来意。他听了说:“你们找当家子啊”。我们说对。“没有姓这个姓的”,说着把我们带到了路边的一个房子门前。推门一看,屋子里有七八个七十左右岁的人正在聊天。拿出身份证一一去看,都说没听说过。

有人建议我们去派出所去查。这的确是很好的建议,可惜当天是周六,户籍科歇班。

啜凤根:寻根问祖蓟州行 (2).jpg

离开安乐村,去永乐村。永乐村距离宝坻往北21.5公里。司机告诉说,你们也甭去了,我都熟,没有你们这个姓。

我们倒了几趟车700多里地来到了宝坻,怎能不到蓟州永乐村呢?不听司机的建议,决定去。

去永乐村虽然全程油面路,但是,路面比较窄。

蓟州永乐村村委会就坐落在油面路西面路边上,车子停在了门口。村委会建设的很气派,四米宽三米高的大门两侧分别挂着“中共蓟州区下窝头镇永乐村支部委员会”和“蓟州区下窝头镇永乐村民委员会”的牌子。我们出了出租车门,透过永乐村委会的大门,一眼看到一座宽敞的院落,健身场地上安放着许多健身器材,北面是一排九间瓦房,大门口里面北侧有一间传达室。

我们进了大门,从传达室里迎面走出来了一位老人,大概有75岁左右,1米7以上的个子,满面红光,看上去身体很健康。

出租车司机显然和他认识,告诉我们说:他是村里的老干部,现在他儿子是村里的支部书记。

我们还是拿出身份证,指着“啜”字,说明了来意。老人介绍说:“全村700多口人,有姓张的、姓王的、姓章的、姓李的。没有姓朱的,没有姓啜的,也没听说过啜姓。”

我和芝谦并不感到失望,600多年前的事,时间太久远了,我们总算了却了去蓟州看个究竟的心愿,明白了永乐村村名的由来。在寻根问祖的路上,迈出了新的一步。

出租车司机,叫吴海利,三十多岁,热情豪爽。常在蓟州、遵化、天津一带跑出租。我们就委托他帮助寻找,互相留了电话,加了微信号。他答应去蓟州户籍科查一查哪儿有姓啜的。一有消息就通知我们。

上天,还是眷顾着我们。返回的路上,依然是那么顺利。下了这个车,就上那个车,一点时间也没耽误。

芝谦虽然不算高龄,2018年也是68岁的人了。坐了一天车,腿已经肿了。从天津返回衡水,想买卧铺票。结果没买到。哪知车上人少,三人的座只有一个人,我俩就躺在座位上一直到衡水。还美美的睡了一觉。不是卧铺胜似卧铺啊!

蓟州之旅就这样结束了。

寻根问祖蓟州行引发的联想

寻根问祖蓟州之行,达到了预期的目的,了却了去蓟州永乐村看看有无啜氏家人的心愿。

关于朱允炆之谜,全国的那么多历史学家都在调查研究,发现了许多线索,至今尚无定论。我们轻而易举的就把600多年前的疑惑弄清了,也是不可能的。

我们需要的是不懈的努力,一步一步的寻找。  之所以说,我们在寻根问祖的路上迈出了新的一步,是我们这次蓟州之行了解了蓟州永乐村的由来和现在。

蓟州行引发联想到的几个可能:

一、当初始祖啜彦信是举家迁出,没留下子女的延续,时隔久远,无法考证;

二、有后人延续,村子改名,去的村庄方位与实际的地方偏差太远;(如此,去蓟州公安局户籍科查查,是比较妥当的办法;)

三、从蓟州迁出到西紫结后改用的啜姓。因此,时隔久远,无法考证;

四、十八次大迁徙中,始祖由山西大槐树下迁出,到遵化蓟州暂住一两年,又举家迁到西紫结落户。大迁徙有啜姓,也有先迁到北京周围又南迁的说法。

五、近期网络载文,《靖难之变,啜姓诞生》。始祖啜彦信,单单从时间上看,是十分相吻合的;是不是剃度又还俗辗转三年,又由遵化蓟州迁移落户西紫结呢,西紫结也有御赐袈裟之说。

————千古之谜。没有证据证明始祖啜彦信是朱元璋的后人,老祖宗的事,不敢妄言。只是从“靖难之变,啜姓诞生”的传说联想到的。

600年前的事,需要通过长期的努力,用时间来挖掘、用事实来验证究竟是怎么回事。

啜凤根

2018年元月24号

评论也很精彩!

推荐产品

牒谱资料展示

最新更新字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