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论谱

当前位置:家谱网 >> 专家论谱 >> 浏览文章

马保信:续修马氏家谱,意在厘清宗族谱系,旨在传承优秀家风

时间:2020/5/8 16:53:00
信息来源:本站综合
发布:新闻编辑部

在我的印象中,编写家谱历来是文化人干的事,至少也是族人中的德高望重者为之。可在我们抚院马家族人中,我既非真正文人,更谈不上文章魁首,那么凭什么竟然也舞文弄墨,写起了家谱来呢!

绥德抚院马氏家谱.jpg

我出生在距绥德县城仅五公里路的邓家楼村。小时候,经常听爷爷和父辈们说,咱们是抚院马家,先祖马如龙是四十里铺镇南沟村人。四十里铺镇三十里寨村、后街村的马氏族人都是咱们自家人。还说三十里寨有位很有名气的医生叫马云,和我是平辈。小时候不经意中,听到过不少有关马如龙的传说和故事。这些传说和故事,给我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也多少留下了几分神秘的色彩。

上初中时,出于好奇,我曾专门跑到离城不远的邢家塬村天相山上看了马如龙古墓遗址,并了解到1973年农历2月3日,落雁砭村李长发等一伙人非法掘开马如龙的古墓,墓内很多文物被盗窃或破坏,大墓被毁。墓葬被盗后,我爷爷、我爸爸、我三爸,还有很多族人都到墓地去查看,大家无不痛心疾首。后来得知,古墓出土的文物一部分被陕西省博物馆收藏,一部分被绥德县博物馆收藏,遗憾的是还有一部分流失到了民间。从那时起,我们抚院马氏族人几百年来流传下来的每年上坟祭祖传统活动不得不终止。

我是一位陕北民歌爱好者,多少年来,为继承和发展陕北民歌付出了相当多的时间和精力。为了使这一民族艺术瑰宝发扬广大,我常常要到民间采风学习。一次从高速公路上路过南沟,忽然想起此处有我们老祖先马如龙的很多传说和故事,为啥不能收集整理呢?在这种思想驱使下,开始在南沟、三十寨一带挨家走访。在调查中意外得知,四十里铺后街有我们马氏老家谱。这令我喜出望外,我按图索骥,很快在后街村马明春家里找到了由族人马绍华于1907年编写的老家谱。

手捧老家谱,联想到马如龙古墓被盗,令我感慨万千,先祖赫赫有名,今人也不乏精英,先辈的高尚情操和辉煌业迹,今人不仅要学习传承,也有责任和义务延续抚院马氏家谱。我们抚院马氏老家谱的续写岂能在身处盛世之中的吾辈之手中断!我暗暗下了决心,一定要把我们的家谱续写好。但度量自身的学识,无异蚊虻负山,深感难担此项重任,也唯恐有负众望。于是希望在族人当中寻找一位合适的人来承个头,我当好下手鼎力协助。我细细地考量了族人,年龄大的力不从心;年龄小的,没有经验,更无兴趣;走出家乡的,忙于工作或事业;长年打工奔波在外的,也无暇顾及此事。想来思去,确实没有合适的人选来承担这一重任。现实将我推向了续编家谱的前台,于是我义无反顾地自己先干了起来。由于工程复杂琐碎,以及缺乏经验,做了不少无用功,也跑了不少的冤枉路,困难和阻力重重。但开弓没有回头箭,只要是我认定的事就一定要做好。在家谱编写过程中,我们很多族人主动加入了这项工作,有的还给予了经济上的援助,让我更有信心做好这件事。

马姓是中华民族姓氏中的一个重要成员,也是一个大姓望族,历史悠久,人丁兴旺。而抚院马氏仅是绥德境内马姓望族中的一个分支,始祖马荣明洪武中授昭勇将军,钦选绥德卫掌印,故入籍绥德州。十世先祖马如龙曾任江西巡抚都察院右副都御使官职,故其后人自称为抚院马家。至今,抚院马家已走过了六百多个春秋,这不仅是马氏后人繁衍和兴旺的家族史,也深深地印上了朝代更替和时代变迁的烙印。续编抚院马氏家谱,意在厘清宗族谱系,重温先祖精忠报国的高尚情怀和清廉惠民的优良家风,如能起到凝心聚力、传承为国为民的家风,在振兴中华的大业中,奋发图强、自力自强自爱,则心足矣。

马保信

2018年1月18日

《绥德抚院马氏家谱》编修历程

《绥德抚院马氏家谱》经5年的编写,10易其稿,于今年2月成稿,即将于2018年清明正式发行。主编马保信在完成《中国陕北民歌经典》《撒在黄土地的心声》《无定河恋歌》等巨著后,厉经4年艰辛,赴4省28县调查、访问,并实地了解。他不畏劳苦、夜以继日,终于编成洋洋60多万字的《绥德抚院马氏家谱》,并附200多幅图片。

该家谱从明初洪武年间中一世马荣写起至今,时间跨度为640年,记载27辈近1万多抚院马族人氏,堪称卷秩浩繁的一项文化工程。该家谱内容广泛,记述详实,文字简约,图文并茂,实为陕西族谱中的佼佼者。

《绥德抚院马氏家谱》给我县族谱文化增添了新的内容,为繁荣和发展族谱文化具有一定的意义,为研究明、清、民国史提供了大量的资料。

《绥德抚院马氏家谱》后记

人逢盛世,寻根问祖,追根溯源,心情迫切。庚续家谱,理清世系,凝聚族亲,梦寐以求。《绥德抚院马氏家谱》历时数年,终于出版,与族人和读者见面了。

数年来,编委人员历经艰难困苦,夜以继日,废寝忘食,翻山越岭,寻找祖迹,拍写碑记,走访老者,获取信息,采集资料。涉足9县50多个村子,所到之处,族人欢兴鼓舞,热情相待,积极参与,密切配合,献言献策,鼎力相助,慷慨解囊,力助其成,充分发挥了宗族的集体智慧和力量,为本书编纂收集了大量可用资料,奠定了良好的基础。但是,由于岁月沧桑,遭遇文革动乱,祖辈文字资料毁损丢失,再加集体造田和个人修建,祖坟碑记严重破坏,虽经揭力抢救,资料仍然短缺。导致部分世系中间部分难于衔接,始为遗憾,只能希冀于后人修补完善。

《绥德抚院马氏家谱》在资料收集和编审过程中,得到了绥德文联主席徐蔚林、中共绥德县史志办主任李强、绥德县委史志办正科主编刘永波、原绥德县文体广电局局长贺怀杰、绥德县档案局局长景波、绥德县博物馆馆长王波及杜冰、杨宇、黑敏等同志的大力支持和积极配合,并提供了大量的宝贵资料。四十里铺后街村19世族人马绍骅编写的老家谱给我们提供了详实的历史资料,是庚续家谱的基础根据。此外,绥德县民间诗人李强国、绥德县摄影家协会名誉主席郑明亮、绥德公益美术大师王维生、南京市江宁区谷里街道张溪社区民兵营长彭光金、名州镇圪凸马氏宗亲马天和、马建和、马铁益等同志给予我们热情的指导和积极帮助。绥德文化名人马静章、马金龙、马稳根、张有庆诸友为家谱赠文。马金龙、马稳根自始自终参与家谱的编撰指导工作,提出了许多建设性的宝贵意见。10世先祖马如龙画像由21世族人马锦前提供,清史稿等大量珍贵资料由22世马晓旭提供。续编《绥德抚院马氏家谱》也曾遭到绥德县白家硷镇前吴家沟村22世族人马虎生无中生有的吐糟、抨击、歪曲和污蔑,我心坦然、无需赘言。在《绥德抚院马氏家谱》即将出版之际,谨向所有关心和支持《绥德抚院马氏家谱》续编工作的有关单位和同志以竭诚感谢!

总之,由于历史等原因,加之我们没有经验,文化水平有限,在篇目设计、文词体例等方面的疏漏和错误在所难免,恳请给予批评斧正。

马保信

2018年1月1日

今日热点

最新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