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氏资料

当前位置:李氏家谱网 >> 浏览文章

武安和村李氏家族续修家谱随笔

时间:2015/1/2 14:15:44
信息来源:本站综合
发布:李氏网编委会

续修家谱随笔

和村李氏家谱续修的组织者和村李氏的第20代人福林爷,几次打来电话让我写点关于续修家谱的过程中,寻找各地和村李氏族人的辛苦之事。让后人知道家谱续修工作的成果来之不易,从而引起后人对家谱的珍惜之意。我想我们和先辈一样在做着我们家族中的善事,是善举。必将得到家族成员的认可。正如我们尊重和感激先辈对家谱编修的劳动成果一样,后人也一定会与眼下的我们一样尊重和感激先辈与我们对家谱的编修的劳动成果。并且会沿着先辈的足迹走下去。积善之家,必有余庆,礼仪传家,百代其昌。

家谱的续修绝非几人就可以完成的,这是一个系统工程。续修期间,家谱续修工作的倡导者、组织者、实施者第20代人李福林、李会所、李一斋,第21代人李合德、李增林,第22代人李合顺、李三祥等,都付出了和我们同样多或者更多的辛劳。正是大家的共同努力才形成现在续谱工作的恢宏之势,取得家谱续修的阶段成果,呈现出家族人丁兴旺繁荣昌盛。

事有起,必有因。受传统文化熏陶之深,便会对传统文化起加深了解之心;对家庭家族敬爱之深,自然便生出研究家谱之心。在自幼的家庭教育中,融合了家族历史的教育,先祖李大官,身为御史,宫廷直谏,明史有载。其他举人秀才,出住秉铎,武功报国,不胜枚举,武邑大家,沼南望族,溢美之词,实非虚言。正是这些对家族的热爱之心支持我们对家谱续修的工作热情。

开始接触李氏家谱是很早的时候了,研究是从2007年做起来的。我们父子三人第2P代人李本文、第22代人李军昌、君祥利用空闲时间寻找家族中的单枝家谱,后来在十六中教师第21代人李增林处发现清朝咸丰年间的总家谱。之后我们按家谱中记载迁出的地方寻找李氏家族的后人,完善家谱的内容。在整个续修家谱的过程中,有不少难以忘记的事情。譬如找古志、上古庙、抄古碑、爬坟头,问乡耆等等。使我们对家谱的记录有了更深的了解,对生活有了更深的理解。

文化的历史进程中有前进、有倒退、有毁灭、有发展。20世纪的后半叶的破四旧、文化大革命等运动对历史文化是一个摧残,期间损失不少具有文物价值的东西。在我们家族的祖辈口传中,大水村是有总家谱的。

我们了解到大水村的总家谱在1940年前后,现在的峰峰矿区届城镇李家山村的本家李羊成借走未还。我们又几次到李家山村了解情况,李羊成是40年代的大学生,借走家谱准备续修,时间不长遭遇土地改革,被扫地出门,家谱不知所踪,真是我们家族的一大憾事:这也为我们续修家谱提出基本耍求,就是想法设法保护好家谱。

我们去大水村的次数多了起来,在找总家谱的同时,也对大水村及周边的了解越来越多。我们把附近的石碑都抄录下来。不但是记事的碑记,更为关注的是捐修者的功德名单:我们根据多个石碑的名单按年代排列,拼接出当时的社会家庭结构。在大水村还发现几部单枝的家谱,如第19代人李兆武保存的家谱已有40多年没有动过。第19代人李玉堂妻子是河南人,经过几次的拜访交谈后,彼此都熟悉了。翻开箱子,拿出一个包袱,解开一层又一层,取出大水村西庄的在清朝同治年间抄写的家谱,让我们抄录。说“老祖宗传下话来,说一定要保护好,这是家族的宝物”。大水东庄第21代人70多岁的李本清I有堂)能够背出从建谱以来到现在以及外迁的大水东庄族人的名字和迁出去向,确实令人钦佩,简直就是一个东庄的活家谱。续修家谱是许多李氏族人盼望已久的事情。

和村,历史以来一直属于武安管辖,我们通过看武安的文史资料了解到,武安的旧县志有关于我家族的历史记载。我们很想拥有一套武安的旧县志。2009年8月,我们在武安市人大看到武安历代县志的翻印样本书。随后我们联系了负责出书的武安市历史文化研究会秘书长张华民先生。张知道我父亲李本文是置安文化教育的名人,比较熟悉,答应给一套。武安现在人口80多万,经济实力是全国百强县,企事业单位较多。能够收藏一套不易:时隔不久,阴历九月十六,武安市石洞乡赵庄村李氏祠堂举行建成典礼仪式:我们应邀前往,张先生是该祠堂碑志的撰写人,也出席了典礼仪式。期间我们相言甚欢。张说,“书就是摹送给想读的人”:典礼仪式结束后,我们一同驱车从赵庄村前往武安,到武安图书馆放书的仓库直接取书一套,题写赠词,供我们研究之用。我们从中找到许多关于和村李氏家族的人和事。看来善事自有善人来●:我们更应该感谢对我们家谱续修工作提供帮助的家族之外的人。

我们据史料推断,沙河李氏可能与和村李氏有很大渊源。我们几次到沙河的李石岗、栾卸等村了脯况。李石岗村李氏始祖李子满与和村李氏五世李子重、子玉、子成等可能是同一时期的人。李石岗村李氏后人口传老家是和(合、黑l村人士。与和村“和”字本土方言同音。栾卸村始祖李士林、上关村始祖李傲等祖籍都是和(合、黑l村人士。并且在解放以前都同认是本家人,还坚持同宗不结亲的古训。我们猜誓武安沙河的李氏有亲绦关系,需要后人去证实。李石岗村第16代人李宗爱是研究家谱和地方志的集大成者:李宗爱是沙河市人大退休干部。通过十几年的辛勤劳作,在1999年出版了自己编写的《李石岗村志》:童是沙河市的第一部村志。之后指导帮助多个家族、多个村庄撰写家谱村志。如《册井村志》、《上关村志L《渡口村志》、《后坡村志》、《孟石岗村志》、《柳泉村志》、现中国石油化工集团董事长陈耕家族的《安河陈氏家谱》、《白错村郝氏宗谱》等等。2010年11月P日,李宗爱从沙河市人大驱车到我家,送来了沙河老县志一套五本。下午一起到和村与和村李氏家谱续修组织的成员进行了深入交流。并且表示利用邢台的人脉关系,与隆尧李氏文化研究会沟通,共建古赵大地李氏研究平台,相信在各地李氏的共同努力下,一定会有丰硕的研究成果:

大沟港村贡生李光金的一些资料被幸运的保留下来,现在愈显珍贵。第16代人李光金是道光年间的贡生。在被推举为贡生之后,亲朋好友想要举行庆贺仪式,光金不让。后亲友借其母亲寿诞齐来庆贺。为置留下了珍贵的文物资料,贺幛12卷。贺幛上有关于当时的事情记载,武安县知县把总县尉典史等人贺词,当时武安在外做官的同年学人名单,有亲友的名单,和村商铺唐号名单,从中可以了解当时的社会情况:光金祖母白氏是武安黄粟山白氏望族的大家闺秀,进士白荣西的祖姑母。贺幛中白菜西赫然在列。贺幢已有将近200年的历史,保存完整,已成文物。从中可以研究当时的社会、政治、经济、文化、婚姻、礼仪等方方面面。这是族人的财富,也必将是国家的财富。我们为我们的先人而自豪。

在家谱的记载中,有武安市马家庄乡南、北窑村李姓的记录。2010年正月十一,是南窑上方九龙山的九龙庙会。我们驱车去了南窑村,停车步行登山。据传,九龙山的九龙庙会旧时香火很远。九龙山位于太行群山之中,而又独自突起,犹如九龙归一之势,想必九龙山名有此而来。向上看去,蜿蜒的山路上是量熙攘攘的人群。一同登山的老乡介绍,九龙庙会以前香火旺盛,有河南、山东、山西等地的香客来朝。现在十里八乡的乡亲到了每年的这个日子,都要采赶一赶这个庙会。过了九龙庙会,在外打工的就出门打工去了。冬去春来,大地回暖留在家的人们也开始了一年的农活。从山上向下看,山间排列着一层层的梯田,喧闹过后,就得-镬头一铿头的刨地翻土,下种耕作。在这里,还可以感受到典型的山村农民生存状态。

一路向山上走去,看见几乎每个从山上下来的游人都提着一袋袋或乡或少的芝麻糖。老乡说,每年赶庙会的一定要买些芝麻糖带回家去,无论大人孩子吃了,一年百病不侵,延年益寿。这是一个传统了,恐怕有几百年的历史了。从山下往上走,卖芝麻糖的多了起来,到了山上已是卖芝麻糖的集市了。叫卖声此起彼伏,都说是和村的芝麻糖。刚过去没有几天的大年初一的下午,我们应邀到了和村的一斋爷家里。招待我们的点心糖果中就有久负盛名的和村特产芝麻糖。看来九龙庙会与和村有一定的关系了。

山上石碑林立,明清以来,一直到眼下的都有,有些字迹清楚,有些字迹漫漶,最早可查的是明朝万历年间的。从石碑上所刻的社首、捐修者的名单中,可以看到我们家谱中的不少名字。可以想象的到,若干年前和村的先辈们与当地的本族以及别族人的交往,带来了外面的信息,促进山里山外的交流。如今也是,久在外打工返乡的年轻人把天南海北的口音带到了大山深处。向刚从初中毕业的同乡们讲述外面的世界。庙会过后,不少对外面充满向往的年轻人随着先前的出外打工者奔向远方,到远方去实现自己的梦想。

也有不少人会在外面找到自己的精彩人生。多年以后,也许就是家谱中需要去刻意寻求的名字。看来人的流动或许比水的流动更无序、更纷扰、更充满想象。

武安的东万年村是一个历史悠久的村庄:在大水村的耆老的口头相传中,我始祖李仕名弟兄三人,其中一人落户东万年村。我们多次到东万年村去寻找和李氏家谱有关的蛛丝马迹。东万年李氏是大族,在武安一带有东万年李家大财主财势兴旺300年的传说。栽们在东万年村发现很多明清到民国的碑碣,从明朝正德年间的石碑来看,碑石巨大,雕刻精细,规模宏大。说明当时经济已发展到一定高度,从此之后一直到清末民初修寺建庙不曾间断。碑上李氏族人众多,明清以来出外做官经商的很多,足见家族的旺盛。可惜东万年村的总家谱在土改时丢失。现在80多岁的李福庆说起此事,悲叹不已。如果我们可以看到东万年村的李氏家谱的话,可以给我们的和村李氏家谱增添不少内容。遗憾的是,这几年来,他们也努力寻找不得。抑或是当时的李氏族人将家谱带到更远的地方,抑或是已遭到毁灭,留给我们的是遗憾,留给后人的是不解。这一切,让我们更应该保护好我们已有的家谱,少给后人留些遗憾。

我们到过磁县的第一高峰炉峰山相隔不远的天宝寨。在大水村我们听到过,以前有本村族人朝拜老爷山南顶老爷,在老爷山下落难后遇到过本家,管吃管住,回来时又送盘缠。这个本家人丁兴旺,生活殷实。在当地已是大族景况。天宝寨又叫老爷山。我们便去了天宝寨,在山下有一村庄叫西韩沟,有一半村民姓李。在这里我们却听到了和在李家山村本家人一样的家族有关传说。我们还听到,来这的先祖,在年老时又回到了老家。从这里到大水村的山路也就一天的时间:这里的李娃很可能就是在明末清初从大水村到这个离漳河不太远的山村的:

在村会计李宝田家吃过午饭之后,他陪同我们一起攀登天宝寨:沿途讲了许多关于家族的事情。说有一山西的本家人,为了寻找老家,通过磁县组织部找到了磁县的西韩沟,这个本家的祖上是从韩家沟出去的,从山西省委离休后曾几次托人寻找同宗未果:这次通过组织翻查到西韩沟,和老家的同宗联系上。回老家祭奠了先祖、看望了乡亲,表达了远游他乡的赤子之情:

天宝寨上石碑众多,记述着李氏族人在这片土地上兴衰的历史:如果有足够的时间,通过对天宝寨的石碑的对比揣摩,关于西韩沟的李氏的来龙去脉是完全可以搞清楚的。

一个人无论职位高低、成就大小,寻根问祖的心情都好像是与生俱来的。海南省现任司法厅厅长李言静就是其中的代表之一。李言静祖籍是武安市康二城镇洞上村人,祖父一代闯关东到了东北。他是洞上村、永年县娄里村、南贾葛等村李氏先祖李士达的第十八代孙:李言静每年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都抽出时间回乡上坟祭祖。今年清明节前,我们陪同李言静宗亲参观了武安市规模最大的祠堂——一石洞乡赵庄村李氏祠堂。李言静支持李氏历史文化研究,对如何开展李氏历史文化研究提出了很多建议。把传统的家族文化上开到民族主义爱国主义的高度。对家谱文化的研究起到了指导性的作用。

和村大药房的老总,第22代人李三祥对家谱的续修工作非常支持。在看病开方、配药煎熬的忙碌中。也时刻关心家谱的续修进度:11月25日参加了家谱续修工作的大会,会上表示,在经济上大力支持家谱的续修工作,在族人捐款之后总揽一切支出:这让我们非常感动,这是家族的荣幸和骄傲。

位于武安市徘徊镇青阳山下的前、后李甲村也是李氏族人聚居的地方。前后李甲村的李氏族人的先量李智,在我们和村李氏家谱记载中,是第四代人。武安县志中记载是举人未仕,考其年代是明朝中前期人。是考中举人后无意仕进隐居山林,还是其中的一部分后人移居李甲村,有待进一步考证。在和村和前后李甲村李氏族人的口传中,李甲村的李姓到和村赶集上店受到和村李氏族人照顾,和村的李姓到青阳山上誊李甲李氏族人管饭管住,互认为本家。我们考察李甲村中和青阳山的碑碣,可以看出在李智后几代的人名与和村家谱中人的名字有很多相像之处,名字的辈序基本一样。我们多次到李甲村,还有几次到李氏的霍坟处,传说中的李智墓,规模宏大,村中人说,原来有四米多高的石碑,文革时族人埋到了地下,多年毫已不知踪迹。查看坟上其他的石碑,有的在土中掩埋一部分,就用木棒剜除淤土,为得是看清楚下面的支字。通过印证,可以确信前后李甲村的李姓是和村李氏的族人。只是时间久远,彼此不在走动罢了。这色更促进我们续修家谱,使之尽量完备,为我们的后人提供更为清晰可查的家谱。

一年四季有刮风下雨、寒冷酷热、蚊叮虫咬、起早搭黑,但当我们能够找到我们需要的资料和文字时,心里感到我们的所做很值得。我们的所作所为必将得到历史的证明。家谱如是,那么我们的家族必将世代向前,繁荣昌盛;国史如是,那么中华文明史必将源远流长,奔腾不息。

二十二代孙  君祥    

2010年11月于古赵都邯郸

今日热点

相关动态

  • 暂无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