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氏资料

当前位置:廖氏家谱网 >> 浏览文章

中华龙池廖氏总谱

时间:2020/6/12 14:21:14
信息来源:本站综合
发布:廖氏网编委会

日前,有热心宗亲通过快递向中华家谱馆捐赠了一部《中华龙池廖氏总谱》,该谱内容丰富、覆盖范围广泛,是研究廖氏家族文化的重要参考资料。

下面是该谱的一组照片:

中华龙池廖氏总谱序言

尝闻:饮水思源,顾祖思宗,人之常情。然我辈人大多数已经年过半百矣,长久以来却真不知宗脉源之所来!何故?皆”四清“运动、”破四旧“运动与”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十年(1966—1976年)浩劫,族谱付之一炬也。那个年代,横扫一切中华瑰宝,所谓祖宗之源人皆噤若寒蝉,哀哉!幸改革开放四十年,今又喜逢盛世,中华文化重新得到认可、保护、回归、复兴,寻根问祖已然成风。乘风启航,厘清我祖辈源流脉络,身为中华龙池番氏后裔,时不我待,必须达成厘清我辈起源的夙愿!

从事风水操作,结识朋友居多,其中不乏廖姓者。与诸宗亲谈及于此,多同前述感受。2016年10月,机缘所致,认识了对将乐姓氏文化非常热衷的远黯(将乐县文化局局长、文联主席退休,现任将乐县客家联谊会副会长)、林水(将乐黄潭祖教墟上人)二位宗贤老哥。特别是远驴兄,对将乐各姓家族历史颇有研究,见地较深。与之几番交往,感慨于龙池廖氏源头将乐廖姓人无人领头,如一盘散沙,而分枝福州、顺昌、龙岩、泉州(安溪)以及外省廖姓宗亲祖源研究却如火如荼,源冷枝热。因此,成立将乐龙池廖前历史文化研究会是当务之急。几经协商决定,由我牵头,与林水兄一道从零开始著手,于2016年12月4日组建了 ”将乐龙池廖前历史文化研究会筹备组“。并于2017年5月13日正式成立”将乐龙池廖前历史文化研究会“,组织开展廖氏宗亲相关的各项工作。

工作千头万绪,寻根问祖,找到族谱是首要。远驴说,在县档案馆有馆藏廖氏旧谱一套。一查,结果发现是清嘉庆廿年(126)年伟传公主编的一套完整的《龙池廖氏合族世系谱》十一卷。裡面有大施寺和水门城中祖宗祠堂图二帧。其中水门城中廖氏祠堂图所画与儿时模糊记忆中的模样依稀一致,看著非常亲切。兴奋之馀,快速查阅,方知我们来源于开垦将乐的始祖前公。同时也发现这套谱距今正好200年了,期间没有再系统地续修过,龙池廖氏已经面临迷失先祖的危险,开展续修工作迫在眉睫。

在将乐龙池廖前历史文化研究会成立大会上,对族谱续修工作做了系统的安排。在2017年10月28日”中华将乐龙池廖氏祭祖活动“中,又对续谱工作做了进一步的部署。宗亲会相关人员随即进行寻根问祖,先是在全县范围内开展族谱调查,由林水宗贤提供出嘉庆二年连盛公、连章公编写的将乐黄潭《廖氏族谱》。我们并与顺昌、龙岩、安溪、新馀、建德、崇仁、明溪、泰宁、大田、尤溪、永安、淮南、赤壁、鹰潭、贵溪、广昌、洪湖、兴化……等等地的龙池廖氏宗亲进行对接。并多次召开续修工作研讨会。发掘收集了龙池廖氏各地各支的旧谱资料。

儘管如此,续修工作还是存在人员不足、资料短缺、资金困难等等方面的重重困难,但是我们还是迎难而上,圆满完成了这项艰巨的任务。 一据上述旧谱记载,福建省将乐县古钥镇龙池莲花山是全世界龙池系廖姓人的发祥地。我龙池廖氏历史悠久,人才辈出,是福建姓氏中最早和最有成就的望族。综合各地的旧谱记载,龙池廖氏总源于中华人文始祖——轩辕黄帝,自叔安公受封鹿国君,食采汝南,开汝南郡望,諡文靖公之后,将乐龙池系廖氏远鼻祖是周文王的别子子璋公受汉和帝敕赐左武威镇国大将军,是廖氏武威郡望之开郡祖公;鼻祖是东汉顺帝年间的武陵尉权公。权公之先祖官居太原,徙武陵,其子立公因与诸葛亮政见不同而”以避子校“而开基将乐。

【将乐膨池廖氏开基祖立公】《将乐县志》和旧谱载:权公之子,三国的蜀汉侍中立公,因主张休兵养民,与诸葛亮政见相左,被亮累累表劾贬为M民。西元234年亮去世后几年,立公拒后主徵召,避居闽将乐子虫(即现黄潭镇祖教村墟上),是将乐廖氏的开基始祖。立公是目前史料能找到的、最早有姓名记录的、第一涸南迁入闽的中原汉人,也是最早有记录的入闽汉人与当地土族百越人融合而形成的客家族群的中原汉人,迄今已有1700多年,比宁化石壁客家人入闽早了最少七百年。自立公入闽后,将乐廖氏人才辈出,出仕人员超一百六十人之多,现在全世界龙池廖氏人口,已逾百万人之众,为国家发展做出了巨大贡献。

【将乐龙池廖氏始祖前公】将乐龙池廖氏的始祖是唐初中期的前公。据清乾隆卅年徐观海版《将乐县志】的相关记载推算,前公约生于西元638年。清嘉庆二年黄潭《廖氏族谱》载,前公系远始祖权公的第21世裔孙,其父因征讨山贼和吐番有功,受封隆平侯,承父荫,被授予真州(现仪征)判官,政绩卓著,迁南剑州刺史,治所建瓯。前公在任上,多次屯兵祖源地将乐(当时将乐县已经撤县併入邵武县),”亲临下治“,发动百姓在龙池开垦荒地,造田种穀,建仓储粮,修路建桥(即龙池桥),办学兴教。徐观海版《将乐县志》记载,仪凤三年将乐大旱,粮食歉收,造成严重饥荒。前公多次开放仓康,发粮赈灾,救济灾民。在他的领导下,将乐社会安定,经济繁荣,人民安居乐业。唐垂拱四年(688年)前公上奏朝廷,请求恢复将乐县。朝廷准奏,从邵武、建安两县析出原将乐、绥城(原治所在今之泰甯、建宁)两县複置将乐县,隶属南剑州;一并嘉奖授前公” 一品将相,总督平章事,加封二千石,永牧兹土“。饮水思源,人民感恩前公功德,于唐僖一宗文德元年(888年)请建”大施禅寺“祭奠前公,每年八月初一举办祭祀活动,后又辟为官衙塞场所。

【官河南光州固始归将乐肇基始祖琼公】唐中末又有官固始归将乐肇基始祖,讨番节度使、万胜将军、光禄大夫琼公字世丹,御番平寇,战功卓著,重道礼贤,治军有法,无愧于万胜将军之称;又官漳州司马,德惠海疆,声播朝廷,为邦之福瑞,国之栋樑。其事蹟功德,由其曾孙、南唐御史中丞居素公题记竖碑,显.于大施寺配祭。

先祖宗遗迹千丝万缕,千言万语也说道不尽。由于年代久远,后世子孙主要还是从《福建省志》、《八闽通志》、《延平府志》、《将乐县志》、《顺昌县志》、《泉州府志》、《南安县志》、《安溪县志》、《抚州府志》、《邵武县志》和各地旧谱记载的事蹟和现存的相关文物去认知,文物和旧谱记载的事蹟突显重要。但是历经四清运动、破四旧运动和文化大革命十年浩劫,廖姓祖坟和祠堂、纪念碑等相关文物被破坏殆尽,旧谱也被当成 ”变天账“大规模公开烧毁,省志、府志、县志的记录又简单或语焉不详。所以认知相当困难。

堂哥毓新还回忆,当时将乐城关南门各姓族谱被集中在城关镇胜利大队队部烧毁,郑厝族谱拥放在穀仓内多年无人敢去问津,后来不知所踪;其祖父开鸿公害怕被游斗,把自家好几箱的旧谱、中医和风水书籍在灶裡烧了 一晚上,现在想起来都还是痛心疾首!

林水宗贤说,他的祖父功性公为了保护黄潭那套旧谱,用塑胶布将谱打包几层,丢入粪坑内藏住;红卫兵把老祖父打断三根肋骨,还是坚决不肯交出去!多亏了林水的老祖父,否则我辈无缘一见黄潭谱的旧貌。浙江杭州建鲁城镇东门街3号建辉宗贤说,他奶奶胡氏(光绪廿八1902年,1989)为了保护天觉公世系现存唯一的一套《建邑南乡廖氏宗谱》(从1904年开始修到1929年才修成),也篮卫兵焉快死。这本谱记载了天觉公之祖为迪简公,之父为晓公(字次)。其迪简公、晓公记载与我龙池延福房相关记载一致品据此确认了天觉公在我龙池系内的世系传承。

江西鹰潭贵溪国兴宗贤在文革期间,把族谱藏在阴沟裡,其《(正古公)武威廖氏族谱》才得以保存至今化。2008年3月16-17日,我到鹰潭对接族谱,国兴宗贤万分激动地说:”我现今八十三岁,终于等到祖地炎。他不辞劳累,全程陪同,我们深受感动。认真深入地研究他们的族谱,发现该谱裡面记载了崇德公是前公曾孙延宁(龄)的长子、花公是正古公曾孙文兴公之子的内容。这本谱,对于厘清崇德公、花公在我龙池系的世系接点,起到了决定性作用。

仅此可知当年四清、破四旧和”文革“的气氛是多麽恐怖,更别说那时文攻武卫派系械斗的血雨腥风!

将乐城中、番谱均被烧毁,子孙无法对接祖先。为了对接我们城关的祖宗,我与胞弟毓祥(字清远,宗亲会副秘书长)凭幼时跟大人去扫墓的记忆,到北门七星山下瑶坑上去找明代和清代的三座旧坟(记得其中明代祖坟的廖字是写成”“的异体字),但山上被盗墓贼挖得满目疮痍,根本无从找起。城关南门街廖氏家族子孙能对接上旧谱要感恩55世开忠公手抄了吊宗图和前公、士升公等等先祖墓的碑文交予侄儿国能老先生保管。国能老先生当年才16岁,是南门街廖厝56世年纪最大的孩子,他把伯父的手抄件当成传家宝贝时时刻刻随身秘密保存到现在。等到2016年12月,我与研究会副会长兼秘书长建隆兄,代表将乐廖氏宗亲联谊会去走访他时,奎出给我们看,在场的他弟弟国和老先生也是第一次看见。

我城关水门廖氏家族子孙对接先祖经过了 一些波折。先是根据国能老先生提供的碑文资料,错接到南门街廖厝怀仁公之子树滋公名下。后来堂哥毓新多次说没听说过祖上有”树滋“这个名讳。带著疑问,反复追问其胞弟毓芳,提供出其父玉恩公(字国定,前公第56世孙)交给毓芳保存的几张清宣统元(1908年)年的刻板家谱吊宗图。终于确认了我水门廖氏先祖应是对接旧谱上的其兴公之子怀章公的(怀章公子树标、树桐公)。毓芳说,当年玉恩公也想续修族谱,但没能做成,后来才保存了那几张吊宗图。感恩玉恩公对我水门廖氏家族正确对接祖宗所作出的贡献!并表彰毓芳贤弟长期保存那几张刻板家谱吊宗图的功劳。“

副会长兼秘书长建隆,主抓城关的续谱工作。编谱之中兢兢业业、认真负责,呕心沥血,对修谱续接做出了巨大贡献,同时对其他支的修谱工作也起了带头示范作用。故在特别记录,以示褒彰。

目前,城关十七大支子孙,除南门街、水门和仓前巷腾烽公后裔、十字街廷珊公后裔之外,其他支系无法接上具体的先祖。

在水南,我与研究会副秘书长荣加兄,专程走访了德高望重的水南基督教堂牧师贤仿宗贤,争取他了对对接族谱的大力支持。华副会长、建隆副会长和荣加、荣付二位副秘书长,为了水南7百多廖氏子孙对接祖宗,奔走于番六个村;2017年5月3日晚,召开了 ”祖先事蹟宣讲会暨族谱整编研讨会“,并跑遍各处祖坟山,査找出很多旧墓碑文,付出了极大的心血,收集了丰富详实的第一手资料。特在此予以褒彰。但由于资料断层缺失严重,目前水南子孙还是无法对接具体的哪位祖宗。根据黄潭《廖氏族谱》记载的字派与水南代代相传的字派一致,并水南祖上每年清明节到黄潭坊前巷扫墓祭祖、新生儿(添丁)必须到坊前巷添凳子的善,确认了其先祖从黄潭坊前巷迁居水南,但是无法确认具体对接到哪位先祖;在修建”三公始祖神墓“时,水南后裔商黄潭后裔,根据黄潭坊前巷《廖氏族谱》上溯到创黄潭载发公立碑附祭。我根据水南宗亲的一致意见,整理定稿了该支宗字辈。宗一、宗二、宗三、宗四、宗儒(五)几兄弟分脉的谱吊宗图和世系录。

无法对接的脉枝,只好根据各自的祠堂主祭祖和历代祖宗口传,尽量续编现在的族谱。

记得前年我问过55世开廉公(2017年初去世了)手中的旧谱在哪,他说那套好不容易保存下来的旧谱虫注严重,九十年代就交给县博物馆国华公保存了。据民国及建国初将乐名绅奉周公之孙,明(福建轻工学院副教授退休)宗贤说,他能顺利接上祖宗,是因为其四叔开□从国华公所保管的旧谱之中抄了光宸公、廷珊公的名讳。国华公牺牲后这谱不知所踪。这次去县档案馆查,那套族谱共11本,据说是文革期间在县公安局任治保科科长的开春宗贤,见是自家的《廖氏族谱》,不忍烧毁,而通知县档案馆作为文物收藏的,虫注得非常严重,难以永存;被我们逐张扫描归档。

黄潭谱是嘉庆二年修的,县档案馆馆藏那套是嘉庆二十(1816)年修的,到现在整整200年多,十七、十八代了,没有续谱。据说民国时期有人接修了部分家谱,但我们多方查找没有结果。 一二百年间断,我们和子孙后代面临迷失祖宗的危险!抢救旧谱和续接旧谱是我们迫在眉睫的任务。2016一年那一次我们把将乐境内各枝脉的旧谱基本扫描收集全,电子存档,并多法留存;同时进一步收集资讯,发"掘整理不断完善。 

二百年间断,特别是历经”四清“、”破四旧“运动和”文革“十年浩劫,我们龙池廖氏后裔有多支重要的分支误接宗祖。经过我们的艰苦努力,接回了延寿公之子琼公之次子安溪俨公世系、延福公后裔浙江建德、湖南衡阳涟源、宁乡等地天觉公世系。但是还有延宁公之子崇德公、正一公之玄孙花公,这两大支系仅仅是厘清了对接点,由于他们已经错接几十年了,要真正成功接回,阻力和难度很大,尚需举族宗亲齐心协力,开展对接工作,任重而道远。

为了大力宣传我龙池廖氏先祖的事蹟,我们编撰了《将乐廖氏名人纪要》分寄到省、市、县各相关领导和部门,分发给各地宗亲学习普及。已经新修立公、前公、琼公”三公始祖神墓“,使全世界龙池系廖氏有一个祭祖之点和精神寄託所在;龙池廖氏已经沉默一百年了,此墓建成,雄狮已醒,期许我族今后兴旺发达,万代长生!2016年底,宗亲会计画在3-6年内实现重修将乐廖氏族谱的目标,如今得以实现。我们还将在10-20年内实现重建大施寺的远期目标。

列祖列宗保佑,我辈能达成久藏于心的夙愿!

承前启后,继往开来,寻根溯源,修谱类系,旨在譲我先祖开拓将乐之功德家喻户晓,留芳万世,恢复我将乐龙池廖氏昔日的荣光,振奋我族之精神,再造将乐廖氏辉煌,光宗耀祖,泽被后世,使之成为激励千秋万代子孙奋发图强的一盏明灯。我们还要用几年时间把将乐廖氏宗亲会搞好,与外地宗亲广为接触、交流,团聚族人,不断凝心聚力,为我龙池廖氏十脉发扬光大力尽绵薄之力。

由于水准有限,这届在续修之中难免存在错误和遗漏之处,欢迎各位宗贤指出不足之处,以便下届续修时进一步完善。

2018年版《中华龙池廖氏总谱》总编、总校验

将乐龙池廖前文化研究会特聘研究员

龙岩市廖刚历史文化研究会名誉会长

龙岩市廖氏宗亲理事会名誉会长

龙池廖氏始祖前公第五十七世裔孙

字公彰顿首百拜敬撰

公元2018年09月16日

上一篇:廖光让:穰北开基祖自成公创业史

下一篇:没有了

今日热点

相关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