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氏资料

当前位置:谭氏家谱网 >> 浏览文章

劫波过尽续新谱,史笔高擎有来人——记谭府万世谱书

时间:2016/11/18 11:32:43
信息来源:本站综合
发布:谭氏网编委会

据清《昌邑县志》记载,明崇祯十五年(1642年)“大清兵略山东,攻潍不拔,引兵薄昌。昌城残隘,又无名将劲卒,列阵守险,临以数万之众,破之直如覆卵。故侦拨一至,众皆破胆,岌岌乎殆将鸟兽散也,谁与守必破之空城”,幸赖县令李萃秀,县丞张其仁,主簿田文高,训导郭尔郊、焦泽久等诸公,惊闻戒严,决策坚守,分汛速伍,身为督率。虽牧童稚子,咸奋不畏死。即此城守之初,诸公忠义鼓励,已殊寻常万万矣。昌潍错壤,壬午十二月朔,烽火相望。越八日,清兵长驱昌境,不数日,围成三匝。十五夜分,城几陷?诸公亲燃灯火,急鸣守鼓,乘楼橹,飞机炮,力催众敌,敌众乃稍稍退。翌晨十六,敌众蜂拥城东北角,架云梯,炮弩齐发,登陴者,一可当百,亦难支持。张公见事急,大呼日:我食禄天家,尔绅士亦当报国,宁碎尸毋为若屈。’言己,敌兵挟刀登墉,鱼贯而上,莫稽其数。张公奋臂格斗,伤敌数人,敌怒,支解张公,李公等亦被刃死。瞬时积尸盈街,流血如川,惨矣哉!”城遂陷,官绅士子,烈烈而死者七十余人。

时前明建于邑城的谭氏家祠亦被清兵一火焚之。呜呼,修于明代嘉靖年间的《谭府万世谱书》仅得之煨尽之灾乎,此变也。

谭府万世谱书.jpg

清咸丰十一年(1861年),辛酉春二月,捻匪寇昌邑。安徽捻匪张落刑,附洪逆煽乱,号日捻子。徐州及山东曹州等处土匪附之,到处杀掠,惊民逃逸。二月二十二日匪至邑南境,杀虏南孟、北孟、新庄等村男女百余人,辉村、殪戈庄,亦抢掠一空。

三月,在籍云南提督傅振邦奉命督办登莱青团练。初振邦在徐宿剿贼,请假回籍养疴,御史任兆坚疏荐,故有是。命振邦倡四乡筑圩防贼,坚壁清野,民多赖之。

秋八月,捻匪屠掠全境,至十月始去。贼首刘天福、天祥等分五起自南来,每起约数万。城中戒严,邑令聂莹思率城绅姜汝畛、刘兰洲等团练民丁,悉力防守。贼知有备,越城大掠东北两乡,转掠南境,往来蹂躏,备极残酷。时少堡堑东北居民多逃,海滨联众自保卫之。以车贼谍知踵至,肆意杀掠,妇女抱子投海者甚众。在籍礼部主事张殿栋率民勇御贼于吕桥,以贼众败回,被杀二百余人。贼自八月初八日入境,旬日间连破后流河、朱家寨、石湾店、高戈庄、邢家、苗家上疃、东山阳、白衣庙、龙湾头九处民圩,白衣庙杀伤多至二千余人,余亦数百人。初贼入南境,先围高阳圩,连攻两昼夜,负板戴釜,蚁附而上者数次。圩中男女抵死固守,毙贼二百余人。贼计窘而去。九月十五日,傅振邦遣营弁程楠森率乡团勇数百袭贼于南游庄,杀贼数十人。楠森亦伤左臂。二十一日有大股贼在防岭一带结垒聚粮,为久居计,游骑四出焚掠。傅振邦约人和团长刘化尚5,众和团长姜声溥、高阳、沂塘圩长张贵三、焦子杰等,纠本邑及安邱、高密团勇数千人,令楠森及傅弟振敖分统,于二十九日夜袭贼于包甲庄、殷家楼。楠森首入贼营,刃逻贼,放号筒,团勇竞进,杀贼数百。

贼仓惶奔,拨出难民三十余人,获牛马器械无算。十月朔,又于防岭、包甲庄东西两路击之。西路溃,团勇死者四十余人(居民于星星山建祠祀之);东路毙贼百余,贼由是惧,夜遁。冬十月,知县聂莹思,在籍云南提督傅振邦定土匪,戮其首。时捻匪寇境,邑令率城绅举办团练,土豪渐生觊觎,密约四乡豪猾,假园练日习刀棒,约日举事,计泄。邑令潜约傅振邦于初八日调乡勇数百伏署内,置酒招之,缚其为首者二人戮之,焚其名籍,余党悉定。

同治六年(1867年),丁卯夏四月,捻匪东窜扰昌邑。贼首任住、牛索子、赖文光等,自济宁州渡河东窜。二十五日过邑境,自辰至未络绎不绝,后哨宿城南庄头一带,烽火照城内。二十七日,东扶丁葆桢统兵追至胶莱河,贼窜登州。

六月,捻匪寇莱州,官军次昌邑,筑大墙御之。秋七月贼自新安庄偷度。时各村圩成,坚壁清野,贼无所掠,东寇莱州。李爵、相鸿章驻节济宁,提调诸军,建议于胶莱河西岸筑大墙防其西窜,俟秋凉击之。为一举荡平之计,本境大墙南起流河村,北至新安渡,延长百五十里,役民夫万余人。提督刘铭传、总镇宋庆、王振起、王心安,藩宪泮鼎新分防胶潍西岸。嗣贼于七月十九日夜乘风雨自新安庄渡潍,袭破官军西窜,各军尾追。十一月十二日,贼奔至刘家埠等处,势已狼狈,各圩炮击之,不敢反顾。提督郭松林自辉村迎击于潍上,众寡不敌,官军被伤,贼自此西向远飓,阖邑庆安谧焉。”

呜呼,咸丰辛酉秋八月,匪屠邑境,“大掠东北两乡”。“往来蹂躏,备极残酷。”《谭府万世谱书》至此再遭浩劫。

公元一九六六年,文化革命,沙起云行,全国土下大破“四旧”。中华民族五千年历史文化遗产,几遭破坏。与国史、方志并列为中华民族历史文化三大支柱的家谱,亦作为旧文化,一火焚之。由十四世祖忠臣公修于清代乾隆年间的谭家岗《谭府万世谱书》再遭劫难,与“老影”一轴作为旧文化,被“革命小将”们,焚于劫火。

人经劫火,时历沧桑。《谭府万世谱书》自明至今,历六百余年,累遭三劫,只剩残页,廖廖几百言,六世至十世谱名纵列注绪不清。故今修舒兰《谭家岗谭氏宗谱》,亦艰亦难。

劫波过尽续新谱,史笔高擎有来人。愿我后世子孙,谭氏家族能事者,不忘根本,景续谭氏宗谱光辉未来的新篇章。

今日热点

相关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