仿宣纸家谱
当前位置:家谱网 >> 家谱印刷基地 >> 仿宣纸家谱 >> 浏览文章

中华薛氏族谱云南卷

  • 时间:2021/5/26 17:42:26
  • 信息来源:本站综合
  • 发布:新闻编辑部

日前,由中国家谱编印基地负责设计排版的《中华薛氏族谱云南卷》印刷完毕、顺利交付。

下面是该谱的一组照片:

《中华薛氏族谱云南卷》重修家谱序言

盖闻“天下薛家忠祠,项敬首先薛氏宗亲香席,同族本支敬共其辰”意为首先低头以示敬意对逝去的薛氏宗亲并奉以香火祭祀,同族本支人均需把族谱像对待北极星一样,按族谱的要求行事。这是自曲靖始祖薛定邦迁移以来,即有家谱流传于后,遗留二十个排行字辈,即是:定、文、启、天、单、廷、际、云、光、开、芝、升、加、培、庆、少、士、运、宏、昌(而据会泽乐业团坡薛氏碑文记载后五字辈为“虞、国、绍、世、昌”)。后又有,望从此支门清,辈次明,祖宗显,后代起名因循有章,此虽不可遗我湮没追亲之责,亦可弥我遗弃先祖之罪。

由于历史原因,追宗祭祖之道湮没不彰,人情淡漠,宗族涣散,九族不亲,虽知祖明者,寥而无几,各门宗牌过半遗弃,甚者投入灰烬,家谱尚存无几,形成无本之木,无源之水,可不叹哉。

《中华薛氏族谱云南卷》修谱宗旨(摘编)

修家谱修的是中华民族的血脉桥梁。中国有句古话:盛世修史,明时修志。的确,修家谱是中国人千百年来不变的传统,成为搭建家族脉络的桥梁。摊开修好的家谱、族谱,人们总是小心翼翼,生怕惊醒了这些沉睡了几百年的名字。面对着这些祖先的名字,阅读着关于他们的记录,人们可以想象,父亲的父亲的父亲,曾经有过怎样的人生。虽然他们的故事早已湮没,但是他们的基因和血液,却标记和流淌在后代身上。这种感觉,特别神秘和神奇。

中国家谱由来悠远,产生于上古时期,完善于封建时代,数千年来,在不同时代,家谱显示了不同的形态,家谱文献成为我国历史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研究发现,在没有纸张的古代,古人就地选取合适的材料作为记录家谱的载体。除了甲骨家谱,商代末年还出现了记载家族世系的青铜器,汉代流行在石碑上刻家谱。而在一些少数民族地区,则有结绳家谱和口述家谱。从古至今,我们的先民们编制了难以数计的各类家谱,虽经岁月侵蚀,流传至今的至少仍有三万多种,其内容之丰,价值之高,很值得我们今天去了解与认识。

《中华薛氏族谱云南卷》编修后记

中国是一个历史悠久的文明古国,孕育着数千年华夏的灿烂文化,而世传古有的家谱、宗谱或族谱,则是中国社会的缩影,“毛泽东主席曾於1957年在成都会议上指出:收集家谱、族谱,加以研究,可以知道人类发展的规律,也可以为人文、地理、聚落提供宝贵的资料”,可见研究家谱、族谱的意义十分重大。

受贵州薛朝宾、薛朝林,宣威市薛应高宗亲的寻根影响,使我对先祖无限的崇敬和热爱,使我对薛仁贵家史及业绩的深人探讨,对征战云南的薛氏先祖薛定邦,以弘杨祖先的爱国主义精神,启发后代为国家多作贡献。在党和政府的关怀指导下,由云南薛氏宗亲聚会日大会投票产生,由我负责组成了云南薛氏族谱编委会,最先出的一本薛氏续谱,《云南省曲靖市会泽县薛氏定邦支系》第二届聚会日在沾益薛家圩举办,薛高潮老师提出,这么多薛家人,有的不是定邦支系,为了迎接全国薛氏通谱工作,也为云南薛氏族谱找到一个带头人,是否整理出版,《中华薛氏通谱云南卷》带着这一问题,吸收了多名专家在内的省内外的宗亲一百多人,对云南薛氏开展了更加广泛的联合考查,资料收集,在专家们指导下,在广大薛氏宗亲的大力支持下,历经五年的共同努力,一部史无前例的《中华薛氏族谱云南卷》A、B、C、D四卷,终于诞生了,它是盛世时代的产物,集体智慧的结晶。如以后收集到云南其它地方的薛氏请编辑录入至E、F、J、H云南卷,以此类推。

在编撰过程中,得到了省内外的专家学者及云南薛氏愿意录入谱书的宗亲的大量的资料,山西的万荣县薛荣,山西河津市的薛振堂。甘肃的薛崔愿,安徽薛胜泉、薛佣俊、薛梅,贵州的薛朝国,薛朝林及社会各界人士,出版核对,提高了云南卷的质量,北京的薛重生教授对薛氏历史的研究,云南卷编委会对以上所有为族谱工作作出贡献的部门和同仁,在此一一致谢。云南薛氏总的中心及字辈已经拟定,但从上接通好多支系需等待,中华薛氏通谱何时问世?自己的祖先仁贵世系虽己拟通拟顺,但还有好多凝点。根据好多资料及山西运城及陕西宗系提供的信息,本支系及老家碑文记载,我们的始祖薛定邦系山西绛州龙门是仁贵后裔。剩余好多支系的宗亲还不知道是那一支系。

薛开方

2020年4月1日

今日热点
最新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