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氏资料

当前位置:吴氏家谱网 >> 浏览文章

民国三十一年吴氏续修宗谱序、凡例

时间:2014/11/4 11:32:23
信息来源:本站综合
发布:吴氏网编委会

吴氏续修宗谱序

谱牒之作,所以明昭穆、别亲疏、分支派之统系,启后人木本水源之思也,故古今缙绅之士,咸拳拳致谨于是焉。吾始祖荣公于大明永乐二年以任沧州长芦盐运分司运判,遂卜居于此,迄今已五百馀年矣。枝叶繁衍,迁徙不一,而尚能亲疏分明、世代有序者,皆赖有谱书而世世赓修之力也。余幼时祖父懋莹公农忙得暇,辄请族谱世系图展陈于案,令余敬阅:盖欲使明晰吾族世代源流及支派之亲疏,冀后代子孙于一本之思殷殷致意焉。一日尝对谱而示余曰:“吾族谱书自明迄清,数百年来未尝失修。清朝中叶,因国家之变乱,遂失而无存。经多方询求,始得完本于鞠官屯。鲍官屯族叔雨村见之,如获珍宝。遂不惮烦劳,四出采访,按序整理编排成稿,照旧谱而载先代,增新谱以启后人。但当时印刷除付枣梨,别无他术。又以限于经济,只得仍用手抄。经一年之久,书成九帙,其热心毅力可想见矣。”

吾祖言之喜形于色,而余听之亦受莫大之感触,印象颇真。故至今事隔三十年,犹能道之。此次续修,以期间稍久,难免有缺落遗漏之虞。民国二十年,文山族叔奉族曾祖雨村公之命,亲赴各处采访,拟再续修族谱,并改定格式,复详及配氏父讳,力求完备。文山叔性行诚谨而富毅力,治家且热心公益。经历数村,费时数月,跋涉数百里,查访始告竣事。

排整谱稿无间寒暑,虽农忙时亦必抽出休息时间从事工作。以种种原因,至民国二十七年全稿始妥成。二十八年春,沧城附近修筑公路,吾族祖茔东侧坟墓尽划于路线以内,势须迁徙,而限期急迫,刻不容缓。是岁,余适任沧县清真寺小学训育主任,闯令之下不胜骇然。本拟请各村族人来城共同筹措进行办法,但路远期猝急不可待。遂就近召请在城族人开会商议醵款雇人赶期动工。

事体重大,需款甚巨,余力薄才疏,难负重任。每日除授课及办理校务外,又须筹款、督工,措置一切。及外村族人闻信来城后,余已劳顿不支,卧病数次矣。综计迁移坟墓一百四十五座,经一月之久始告竣工。阖族所凑之款及县署补助金额,除各项开支外,又于我族墓旁建修碑亭两座,落成后即恭请阿訇开经祭祖。寸表感痛之馀,而心中亦聊可藉此稍自安慰焉。至所馀之款拟拨充修谱公费,已邀得阖族同意。祖坟迤南洼地有坟百馀座,皆自东侧移来此,恐世久年远无从辨识,故特叙及。余未能另选吉地,将先人坟墓移葬高原,深以为憾。但绌于能力,迫于期限,亦无可如何也。拉杂成篇,词意不修,略述梗概,附诸卷末,以备后人有所资考焉。是为序。

民国三十一年十二月二十日

十八世孙靖田敬撰

重修吴氏家谱凡例

凡谱内各名下例书字号、行数,书职衔、生卒葬地,次书配某处某人之女、子女某某并列于篇。其有年远以及现在外出失考者,姑阙不载,以俟补录。

凡本族自前明以来人口繁衍,往往有外出后嗣无考者,谱中、图中并注明后嗣失考,其无嗣着则于谱中注明“乏嗣”。

某第几子、某为某后,注明于本生谱内。则承嗣者谱中注继某人之子、某为后或无子立孙。一子两承者,从实书之。至于图中但注“出嗣”字样,其承嗣按图自悉。

凡女儿适某处某人,籍系外省别县者,并为注明爵里;至同郡,则但叙其职衔、姓氏,不复书籍。其无考者,姑阙不载。

迁居者,知其地名则于谱中本名下注明现居何地。未详者阅。

凡先人德才、学问、事迹有见于郡志及旧谱所详,并内行节孝奉旨旌表者,皆总汇一编,以便稽考。

本族由前明至我朝历代所受敕文,词具详载。其中封衔及名氏并汇为总目,附诸卷首。

凡谱中名字,旧有重复,考以古字样,改写附诸卷首“此古字某宇”,庶后人阅之自悉。

凡我族十四世以后皆由五行相生之宇立名。十七世从然(秀)字,十八世从堉宇。至堉字以后又立五字:恭、俭、修、家、正。

凡我族世代占用名字,自十九世即占用恭字,至二十三世即将恭、俭、修、家、正用尽。惟恭字作上字用,俭字作下字用,修字作下字用,家字作上字用,正字做下字用。除此以外又立五字,即崇、文、庆、国、安五宇。上四字均作上字用,惟安字作下字用。照此类推,我族名号不致紊乱矣。

吴氏家谱序

夫续谱一事,人云之曰难,余则以为不然。何哉?且天下之事,成于一念之诚,失于一念之忽。是以事之成效,当视其为之者诚与不诚耳。设诚心而为之,虽难而易;不诚心而为之,虽易而难。试观余族之谱,概可知矣。余七世叔祖丕承公,自清康熙时由沧迁孟村,迄今计来,二百馀年。余族之谱连修三次,该支并未登载谱牒。今次余等不揣谫陋,复行函邀丕承公八世孙、族叔泽桐公再行考虑,而泽桐公十分热心,虔诚求续。念失续年湮,无法追求,而三夜不寐,沿户询问,不辞劳苦,始得一支谱稿,方知由沧迁孟村者即丕承祖也。余详查老谱牒,方知丕承公即七世叔祖逵衢公之号也。当此之际,适孟村奉县令,拆毁丕承公之八世孙湘亭族叔之旧宅建设学堂,于墙中获得旧纸一束。

检而视之,内有丕承公出卖田产契稿一纸,契尾书有余七世祖鸣珂公之号。泽桐族叔熙然而乐,喜悦异常,曾带此契稿不远百里之遥而来舍下申明此事。余与懋赏族侄以得此契稿事非偶然,实出天幸,并亦人所梦想不到。盖因泽桐族叔热心宗族,感动真主,从中暗佑,使余族老幼生死尽得团聚,岂非我族之一大幸事也?

呜呼!数百年之疑案,释于一念之诚,岂不令人感慨而深惜也?想此支数百年来未登载谱牒,失于一念之忽,又可悲耳。余谨将老契稿录列序后,以作记念。余同懋赏族侄谨以为序。

中华民国三十一年五月十六日

十五世孙学程拜序

今日热点

相关动态

  • 暂无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