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氏资料

当前位置:魏氏家谱网 >> 浏览文章

魏保富 、魏存生、魏保书赴平顺、陵川开展魏氏联谱工作

时间:2020/11/4 19:04:07
信息来源:本站综合
发布:魏氏网编委会

十月十四号,天气蒙蒙,小雨绵绵,深秋的气候使人寒颤。为了修好魏氏家谱,弄清外地宗亲祖先渊源,受魏氏家谱联谱编辑小组的派谴,魏保富 、魏存生、魏保书一行三人带着重托,开始了平顺、陵川的访亲之行。

沿着弯曲的林石公路,穿过幽深的太行隧道,驶过宽阔的太行大峡谷,盘桓陡峭的宑底挂壁公路,翻越峰峦叠翠有“天之脊”称号的天脊山,到达山西平顺境内。

魏保富 、魏存生、魏保书赴平顺、陵川开展魏氏联谱工作 (1).jpg

路边的山峰奇险直入云霄,山岗多姿多彩五颜六色,小溪清澈见底静静流淌,大树参天青青玉立。村落或坐落在沟底,或散落在山腰,静谧幽深。未收割的玉米秸秆在秋风里摇曳,玉米棒盛在铁丝网圈里,金黄的色彩构成院子里一道靓丽的风景。好奇的是,居然不见一只山雀和飞鸟来雕琢觅食。

一、东寺头 

颠簸两个小时后,我们到达了此行第一站:平顺县东寺头乡东寺头村。

魏安根站在村口迎接我们。他说虎,七十一岁,中等个儿。上了药材收购站二楼办公室,他给我们倒上了浓浓的热茶。寒暄过后,讲起了历史:

我家是从高祖全会时迁来的。全会弟兄两个,全会老大,全江(九队魏天保爷爷)老二留守老家。那时家里贫穷,揭不开锅,只得外出逃荒。到了平顺东寺头乡大山村安居下来。这是一个深山区,交通闭塞,沟底及狭窄的两侧是田地,主要种玉米。什么时候逃荒到这里的不清楚,到现在已经六代人了。高祖有三子。曾祖父春虎育有四子:富山,青山,福山,银山。名字就能看出山里人对幸福生活的渴望。我的爷爷是富山。我曾任东寺头乡供销社主任,退休后承包了乡供销社老仓库,成立了药材收购站,生意红火。兄弟堂侄现在有的迁到潞城,有的迁到平顺县城,好几处。和几个弟兄在九十年代搬到了比大山村条件强许多的东寺头村。人烟不多,在东寺头乡还是大村,前些年就合并了乡镇,一些自然村、小村都没人了,颓废的村庄旧址郝然还在。提起往事,一脸辛酸。说起老家,感情依旧浓厚,回来次数不多,但没有忘记。

山里的气温比林州这里低很多,来时未加衣服,冷飕飕的感觉爬上全身。于是给我们开启了电暖气。这里气温低,不用安空调,夏天的粮食不会生虫。我们一边询问,一边对六代人的情况详细地做了记录。上午出发前请魏学付当向导,他和安根是一家子,十多年前曾来过这里,熟悉道路。为了在夜幕降临前赶到高速公路,十八时许我们起身告辞,谢绝了安根的挽留。沿着沟中公路,靠着导航,奔向长治市。

二、西火村

十五号早八点,我们准时向此行第二站——长治县西火村出发。

魏保富 、魏存生、魏保书赴平顺、陵川开展魏氏联谱工作 (2).jpg

车出长治市向南,一路驶到雄山脚下,路边有个村落,标识就是“西火村”。村子偌大,随坡依势,横卧“天子岭旁”。首先看到的是“天下第一石”,通体为一,重350吨,长近二十多米,高约二米。是从安徽买回的,人称“灵璧石”,为我国四大奇石之首。在村头显得高大威武。古人云:“山无石不奇,水无石不清,园无石不秀,室无石不雅”,有此奇石,西火自然增添韵味。

魏保富 、魏存生、魏保书赴平顺、陵川开展魏氏联谱工作 (3).jpg

在巷口找到了接我们魏忠孝。去他家的路上,看到许多古色古香的老院子和四合院,顶上的青瓦参差剥落,墙壁有的已经倾斜,但财主家旧时阔绰的气度依稀可见。最有名的是“牛家老宅院”,高大笔挺,气派非凡,看去觉得风水极好。下面的地宫与院子一般大,曲径通幽。忠孝的解释引人入胜。

忠孝的房子在村中央,古朴典雅,院子四四方方,院中的白萝卜青翠粗圆。屋内敞亮,摆设有序。山西人很爱干净,家里、街上都特别整洁。坐下后,我们就开始了对家族的历史了解。

魏保富 、魏存生、魏保书赴平顺、陵川开展魏氏联谱工作 (4).jpg

下面是忠孝的讲述:

我家天祖是臣盛,高祖是兴道,曾祖父是永国,祖父是全万,父亲是守来。我在三字辈。祖父弟兄七个,排行老六,俗称“老六家”。父亲弟兄三个:守宝、守来、守富。那时还是一大家子。大爷守宝擅长农事,农活无一不精。家里地多,主要靠大爷在家带领人种地,人辛勤,收成好。父亲擅长建筑,工匠石匠样样里手,常年在外闯荡,经历丰富。爷爷全万的碑就是父亲刻的,美轮美奂,碑帽更是堂而皇之。当过陸庄沟村长,有魄力,有能力。子女七个,四男三女。家里生活一度小康,在魏庄名气不小。

天有不测风云。大约在四三年前后,家道衰落,光景惨淡。叔叔守富那时刚结婚,出不去。迫于生计,祖母希望父亲带着八岁大儿子何贵出外逃荒,嘱咐他无论如何要给魏家留下这条根。大哥何贵二哥新水和大姐书景都是在老家魏家庄出生,他和二姐贵英妹妹改清是到山西后出生的。

魏保富 、魏存生、魏保书赴平顺、陵川开展魏氏联谱工作 (5).jpg

说起家族历史,忠孝几度哽咽。父亲带着大哥,一路逃荒到平顺。一边干活,一边要饭。饥一顿,饱一顿,受了不少苦,挨了不少白眼,勉强度日。后在长治县西蛮村附近打工。不是盖房子,就是垒石头。有一次,房子工程完工后无活干了,何贵就与其他人到另外地方找活。走了七八天后一直没音信,一打听谁也不知道情况。父亲慌了,四处打听,没心做活。一心想着找儿子。人海忙忙,哪里去找。结果找了三年也没找到。父亲几乎崩溃,人瘦了,喉咙哑了,腿软了。

父亲走后,家里生活越发困难。母亲就央求宽裕人家让二哥去为他家放牛,混口饭吃。牛在山坡上乱跑不吃草,二哥因年龄小管不住牛,人家不满意中途就不用二哥了。找不到活,二哥就不时出去要饭。有一次出去好几天没有回家,母亲急的像热锅上的蚂蚁团团转。大姐那时也就八九岁年纪,平时非常顾惜弟弟。见二哥未回来,就像魂儿丢了似的,奔波了好几天,附近村子、庙宇、沟里、池塘不停地找,终于在别人家的猪圈找到了奄奄一息的二哥。大姐抱住二哥,哭成了泪人。当时大姐的勇气那么大,做出了和年龄不相称的事情,像一个大人似的。她在家帮母亲做了不少活,给家里帮了大忙。可以说二哥的命是大姐给的,没有大姐去找,事情不知是啥结局。

父亲走后第二年,生活维持不下,有上顿没下顿的。无奈,母亲忍痛含泪把幼小的三哥仓的送给了北木井的王章保当儿子,希望三哥能逃个活命。然后带着大姐和二哥要饭上了平顺,去找父亲。平顺地势陡峭,路途崎岖。一路饥渴一路要饭,母亲只好走到哪里要到哪里。有时为了有饭吃,就给人家做针线活家务活,能干啥就干啥。后在平顺遇到一个慈善人家,看到母亲三人可怜就留她们住下,让母亲慢慢找父亲。母亲一边给人家干活,一边打听父亲的下落。

父亲猜想大哥可能回了魏家庄。于是魂不守舍赶回老家。回到老家一看,大哥未回,母亲和大姐二哥也外出。心急如焚,抓耳挠腮,凄凉心情,不好描述。就又急急返回平顺寻找。顺着逃荒老路来回找了几圈也没找到。只好不时打工,不时打探母亲消息。父亲逢人就问,没心做活。熟人说没见到,生人说不认识。这样又找了三年,还是没找到。心如刀割形如枯槁的父亲,那时连活下去的勇气都没了。终于坚持不住病倒了,一躺三个月。在几乎绝望的时候,得到一个消息:有人说有一个妇女带着一双儿女在平顺一家住着。就像阴天持续长了天空终于露出久违的太阳一样,父亲揣着希望连夜赶去,是不是都要去看看。失望多了,也就不抱希望。不抱希望,希望也就成真。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找到了那户人家。一见,真的是母亲、二哥和大姐。父亲喜出望外,心花怒放,抱头痛哭,久久不能平静,一家人沉静在痛苦的喜悦中。一想起大哥不知在何处,又从喜悦中霎时跌倒了痛苦的深渊。

找到母亲,父亲的痛苦心情稍轻。大哥何贵是在西蛮村一带走失的,如果他回来,一定会去西蛮附近找寻。千恩万谢了那户人家,父母急急忙忙带二哥大姐向西蛮赶去,在哪里住了下来。一边打工,一边寻找大哥。后又搬到离西蛮不远的西火村居住,这里条件好些。找不回大哥,父母不敢走远。依旧还是吃不下睡不着。父母当时什么心情,怎么熬过来的,不难想象,只有痛苦。正是一定找回儿子的信念支撑着他们,强打精神,艰难度日。

大哥何贵与父亲分开后,被一个谢姓男人带到了晋城市泽州县山河镇洞八岭的一个深山沟中。谢家父女两个。带大哥来的目的是让他做上门女婿。到这个深山中做女婿,大哥是极不情愿的,无奈看守很紧逃不出去。时间一长,加上大嫂脾气温柔,性格贤惠,大哥也就默许了这门亲事。两年后,随着立柱、二柱相继出生,谢家防大哥逃走之心慢慢松懈了。大哥找父亲的愿望也很迫切,只身来到了西蛮与父亲一块儿打工的地方寻找,没找到。四处询问,得知父亲迁到西火村,又迅急赶到西火找到了父亲。见到儿子父母一时怔住了,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号啕痛哭,难以抑制。六年多了,熬煎、思念交织在一起,食不甘味,夜不能寐。后来,大哥不时常常过来看父母。洞八岭离西火村四百多里,山高路远,来一趟不容易,大哥总是每年年关领着孩子来给父母拜节,父母非常高兴。全家团圆时其乐融融。父母放下包袱,心情好起来后才过上了安定的生活。魏保富 、魏存生、魏保书赴平顺、陵川开展魏氏联谱工作 (6).jpg

父亲守来1911年生。1975年离世,活了64岁。母亲王桂林1908年生,1982年去世,活了74岁。现在,大哥何贵、二哥新水、大姐书景也已辞世,只剩我和二姐姊妹改清)。闲暇时常常想起父母,想起那段不堪回首的过去。不是你们来,我不愿在人前提起那段遭遇,太伤心了!

我当过煤窑厂长,经济条件不错,曾在七八年和八二年回过老家,用大卡车去给我三叔一家和端花大嫂家送过煤。那时守富叔叔还健在。世事沧桑,时过境迁。老一茬都走了!有空我争取回家再去祭祭祖,尽点孝心······七十岁的忠孝,说着说着又抽泣起来!忠孝家的遭遇是一部悲惨的历史,也是林县人逃荒要饭上山西的一个苦难缩影。

听了忠孝的讲述,我们三人都留下了眼泪。我们的心情久久平静不下来。我们为他家的曲折经历而悲伤.为他家的圆满结局感到欣慰,也对修好魏氏家谱更加充满信心。

魏保富 、魏存生、魏保书赴平顺、陵川开展魏氏联谱工作 (7).jpg

三、德义村

在忠孝家吃了饭,下午二点,我们向第三个目的地——陵川县秦家庄乡德义村出发。得知我们的行程,忠孝给我们指出了去德义村的近路。于是朝着东北方向驶去。

德义村位于山西陵川县秦家庄中片,有十五个自然村组成。交通便利,环境优美。主要种植玉米、马铃薯。其中苹果种植是全村的特色支柱产业。据了解,魏家庄村逃荒来到德义村的人不少,主要有三大家:全章、全阳家,全勤、全俭家,全德家。

全德最早来的德义村,人脉熟,交际广。其他几家后来能定居在这里,全德给他们帮了大忙!老家魏家庄没有全德近亲,可能那时他是只身一人来德义的,现在已有六代人了。全德娶了二个媳妇。第一个早亡,没后。第二个嫁给全德时还带来了一个儿子,后又生了三个儿子:买的、二买、三买。买的和二买都是两儿两女,三买三女一子。买的当过村支书,很有威信。苹果园还是买的当支书时建的,土嚷当时也经过了改良。八十年代承包制后,苹果在这里形成了产业。由于质量好,苹果根本不愁卖,客人早早就订下了。现在村里人很想念买的。

魏保富 、魏存生、魏保书赴平顺、陵川开展魏氏联谱工作 (8).jpg

听了元胜的介绍,我们也为宗亲感到自豪。元胜是二买的大儿子,家在村边。见我们到来,他媳妇马上到果园摘了一袋苹果送与我们。又甜又大的苹果,把我们的心儿醉了。一种亲人般的感觉霎时涌上心头。

随后我们又到了全阳后裔魏贵虎家,他们和一队魏广德家关系最近。房子在村口西坡上,路不宽但很干净。一进院子,玉米棒成堆摆放,屋子里收拾整洁。两口子很热情的招呼我们。广德之子虎山前几年来过这里,通讯没有中断。也是爷爷全章全阳弟兄两个最初迁到这里来的,至今五代人了。现在弟兄中有的迁到太原了,有的到其他地方了。说起爷爷时的情况,年代久远,贵虎不清楚过去的往事。

魏保富 、魏存生、魏保书赴平顺、陵川开展魏氏联谱工作 (9).jpg

上辈没传承,今人不留心,祖辈的历史就会中断。这是家谱中遇到的普遍问题。对照了支系姓名,增添了许多遗漏人员。我们起身离去。这里的秋收接近尾声,大部分人员又出外了,家里只有老人。电话又联系到全阳孙子魏文金,魏全勤、全俭后人魏秋旺、魏存忠,他们现在都居住在陵川县城,约定明天上午在宾馆相见。于是沿着山中的公路盘旋而上,往陵川县城赶去。

四、陵川县城

到得陵川县城已十九点了。三人住在一个房间。又讨论起家谱的问题。逃荒到山西的家族,大多从全字辈始,时间在四十年代前。对老祖宗的过去知之不多,和老家宗亲有联系。这点对我们来说,也是一个欣慰。

十六号八点,我们在陵川县城宾馆首先见到了魏文金,他也说虎,七十一岁,精神矍铄。对家族的历史有点了解:从山西洪洞迁到魏家庄,老坟上有两个祖碑,宗族分东股西股。老人写了一本家史,说要把这个传下去,这是给后代留下唯一宝贵的东西。我们对老人的举动十分钦佩,拍照了他写的那本家史。

没长时间,又见到了如约而来的魏秋旺、魏存忠叔侄(四队红喜、铁根是全本孙子,与秋旺是堂兄弟)。秋旺说兔、八十一岁,身体健康,退休前在陵川县电业局工作。存忠一九五九年生,六十一岁,在陵川县教体局工作,刚退休。两人对修家谱十分支持,不遗余力,提供了许多史料,对确定魏兴法家谱很有价值。

魏保富 、魏存生、魏保书赴平顺、陵川开展魏氏联谱工作 (10).jpg

大清光绪十九年新正月十六日在后老坟立的魏兴法墓碑记载:魏兴法之子是魏永泰。孙子是全勤、全俭、全本。其中全勤全俭弟兄两个迁到山西省陵川县德义村,全本留在魏家庄。最近在全本老家找到半截碑。上面记载长子迁到山西陵川县,次子迁到山西平城镇。刻碑时间是一九六二年。秋旺(三字辈)这次也说记得老家有块碑,上面有有关家史文字。半截碑证明了是永泰的碑,虽然下半截未找到。    

魏永泰是魏兴法继子。是从谁家过继来的,和谁一支?这是亟待解决弄清的问题,目前无资料可考。魏兴长是魏臣盛第五子,育有魏永太、魏永禄两个儿子。魏永泰与魏永太名字音同字不同。四队魏建生(全本玄孙,在安阳地区医院工作)说魏永泰与魏兴长之子魏永太可能是一个人,似乎牵强。目前搞不清谁是永禄、永太的后代。过去族规,兄弟谁没有儿子,如要继子,首先要考虑亲兄弟家孩子。魏兴法与谁是弟兄?如果要的是兴长之子永太,那么兴长另一个儿子永禄的后代又是谁家?臣盛碑立碑时间是同治年间(同治年间是1862—1875年,共13年),上面有永太名字,按最迟时间1875年计。兴法立碑时间是光绪十九年,即1893年。至少也差18岁,所以推断永泰与永太不是同一个人。秋旺说,小时记得大人说与三保家(四队银昌、合昌家)关系最近,红喜说七八十年代红白喜事还与三保家相互往来。据银昌三弟贵生说,他家祖上曾给过兴法家一个孩子。是不是永泰,也存在可能。兴法家在土地庙南边,与三保老家上下岸。后街的房子,只要是一家子的亲兄弟,分家后建的房子都是紧挨着的。以此判断,兴法与三保家在兴字辈有可能是一家子,兴法与三保的高祖有可能是兄弟。

在四队魏石贵老家发现魏应的碑文中,记载他有三个儿子:兴后、兴庆、兴法。不知碑上的兴法与这个兴法是不是一个人?如是,家谱的脉络就清楚了!兴庆、兴后与银昌家是否也存在某种关系?

魏保富 、魏存生、魏保书赴平顺、陵川开展魏氏联谱工作 (11).jpg

几个小时的攀谈,疲倦已无踪影。建立微信,留下电话,方便沟通,联络感情,相谈甚欢,亲情浓浓。对祖宗的尊崇一直存在他们心中,渴望有个家谱知道自己的老根。对我们的到来他们由衷的高兴,有朝一日希望回到老家看看乡亲。耄耋老人秋旺、文金,一直祝福老家兴旺,子孙昌盛。跑前跑后的存忠,中午在宾馆隆重设宴热情款待我们。一同举杯,共话桑麻,相约再见,同祝家谱不日付梓。

五、魏庄拓碑

参天大树必有其根,万里江河必有起源。说世系,道宗族,辨亲疏以延宗亲之道;国有史,县有志,族有谱同为一理。先祖从涉县台庄迁至魏家庄,至今传承二十二代人,不乏有识之士、栋梁之才。我们不能忘记他们,更不能不知道我们从何而来。思修家谱之大事,上可告慰祖先在天之灵,下可使子孙后代有寻根之本。可谓千秋功德。

家谱七十年代遗失,诚为憾事,续谱困难重重。要收集大量资料,其中有很大一部分人已不在人世,全凭在世亲人回忆。修谱之难可想而知。修谱的困难,在于历史资料的匮乏。家谱遗失,碑文毁坏,是对魏氏文化的冲击。所以,多方访亲,边寻祖碑,成为积累资料修好家谱的捷径。

十九至二十二号,我们又用四天时间拓完了新发现的老碑。

一是全字辈以前的老碑。去年十月大部分都拓了。这次又发现魏臣俊、魏臣怀、魏永交、魏永和、魏永泰、魏永朝、魏宗伏(全字辈)、魏全恒(原住在庵子沟,现迁马家山村,与八队魏守上是一家)、魏全生、魏全雲、魏全恭。魏全敬,魏全存、魏全万、魏守珍的碑。碑文清晰,脉络分明,弥足珍贵。拓碑也是对魏氏文化的保护,对构建新魏氏文化举足轻重。

二是有关公益事业的历史碑。

魏保富 、魏存生、魏保书赴平顺、陵川开展魏氏联谱工作 (15).jpg

一九七七年三月建的“魏家庄风门岭隧洞纪念碑”,一九九四年农历三月十六立的“魏家庄立会纪念碑”,二零零一年四月官方立的“玉帝庙重修记”纪念碑。

魏保富 、魏存生、魏保书赴平顺、陵川开展魏氏联谱工作 (16).jpg

这些反映魏庄人民为了改变贫穷面貌,艰苦奋斗,不畏困难,渴望风调雨顺、四季平安的碑,随着岁月的沧桑将更加珍贵。

魏保富 、魏存生、魏保书赴平顺、陵川开展魏氏联谱工作 (17).jpg

三是涉县台庄村老祖宗碑。你从哪里来,家谱有记载。魏氏的根在山西、在台庄。这次在台庄询问小卖铺里的人:你知道河南有个林县魏家庄吗?“知道,是从我们这里迁走的宗亲,一家人”!听了很是感动。还见到了台庄水电站站长魏新生宗亲。知道我们来祭拜祖宗,十分热心,积极提供清理杂草工具,还派人带我们到祖先纪念碑前,配合我们的拓碑工作。四是武平寺修庙捐款碑。九世以前的祖先资料几乎为零。武平寺的碑文,给我们提供了一些这方面的史料,我们多次到这里寻找历史,每次都会有新的发现。

大明正德岁次乙卯年(1519年)的碑文捐款名单中,业卓村有魏聪、魏成,东张村有十几个人,有李、申、王、郭、董姓,没有魏姓。有可能魏氏还没有迁到东张村。

大清嘉靖贰拾年(1523年)岁次辛丑季夏陆月新建武平龙泉山净严院水陆十王碑捐款名单中:东张村有魏庆、魏子智、魏子漳、魏子禄、魏昌、魏显聪、魏显道、魏显德、王氏。主要是魏姓,说明魏氏已迁入东张。

魏保富 、魏存生、魏保书赴平顺、陵川开展魏氏联谱工作 (18).jpg

魏保富 、魏存生、魏保书赴平顺、陵川开展魏氏联谱工作 (19).jpg

大明万历一十二年(1584年)岁次甲午正月修庙的捐款名单中,业卓村有魏卿、魏崑、魏进朝、魏伦、魏进、魏进州、魏蘭、魏进禄、魏德金。

大清光绪二年(1876年)岁在丙子仲夏五月修建中佛殿的碑中,记载的魏姓达二三十个,不再列举。

永昌元年(李自成年号,1644—1645年5月)重修关圣殿、龙王殿的捐款名单中,冶琢村有:未思兴、未盛、刘世海、未夺翠、未夺名、未夺贵、未夺利、未夺武、未思禹、未进选、未时义、未夺好。“未”是简写,百家姓没有此姓,说明是祖先简化的。

武平寺碑中的魏姓名字,为我们破解一至八世的祖先提供了依据。家谱不修,寝食难安。无家谱可查再也不能再遗留给后辈。为了收集完整资料,我们不畏路途遥远,跋山涉水,不计个人花费,遍访家门,更是跨省踏市,不忘一家宗亲。

愿我们魏氏家谱联谱早日成功,祝魏氏宗亲心想事成,千秋永恒!                

二零二零年十一月四日于林州

撰稿   魏存生

审核   魏保富

今日热点

相关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