宣纸家谱
当前位置:家谱网 >> 家谱印刷基地 >> 宣纸家谱 >> 浏览文章

许文正公世家龙秀堂族谱

  • 时间:2020/12/1 17:32:16
  • 信息来源:本站综合
  • 发布:新闻编辑部

日前,由中国家谱编印基地负责设计排版的《许文正公世家龙秀堂族谱》印刷完毕、顺利交付。

下面是该谱的一组照片:

许文正公世家龙秀堂族谱(2020版)修编始末及凡例(代序)

参天之木,必有其根;怀山之水,必有其源。我从哪里来?我的祖先是谁?这是每个人都会在内心发问的问题,而家谱就是解疑答惑的最好资料。家谱与国史、方志一样,都是记载历史,传承文化的重要载体。

国家盛世要修史,家族兴旺要修谱。许衡世系司马村许氏族谱历史上也曾数次修编,使得支系脉络一直清晰延绵。最近的两次修谱,是在1994年和2003年,这两次修编不但收录了当代族人的资料,更填补了十六、十七、十八三世的空白,基本理清了十八世与十九世的父子关系。

从2003年修谱迄今已十七年,人员情况变化很大,需要及时在家谱中反映。特别是随着城镇化的发展,司马村于2018年12月整村一拆迁,许氏族人也整体迁入伊滨区正泰嘉园小区,老村古宅的消失,使修谱更显紧迫。

2018年中,族人民生倡议再次修谱,并与族中主事的登旺、利晓、景乐、学会、庆西等人商议筹划。2019年初议定修编族谱,从族中各门确定联络人,挨家收集人口信息等基础资料。2019年8月份将基础资料草稿收集齐全,商定由我执笔主编。虽然本人才疏学浅,且公务繁忙,平时也不在村中,多有不便,但修谱乃利国利民之举,我还是诚惶诚恐地领受了。

社会发展到今天的数字化、信息化时代,此次修谱若仍按过去的老模式,手写、复印,不但字迹不易辨识,且排列、编辑复杂,查询传承脉络不便,发现错谬修改更难。我于2019年4月参加了河南省家谱研究院主办的电子家谱培训,发现六位一体的电子家谱,易查、易修、易存,遂与族人商定本次修谱采用电子家谱形式,同时刊印纸质版。

此次修编中的世系资料依据的是1994年和2003年修编的家谱,以及这次新收集的基础资料。我从2019年9月份开始利用休息时间加班录入,到2019年10月底将『继』字辈及以前的录入完毕。后续录入工作由族侄庆哲负责,到2019年底全部录入完毕。

家谱世系录入非一般打字可比,工作量非常大。因为要核实每个人的生卒、行次、承继、婚配、子嗣等情况,而老谱历年久远,有许多不详、不明、存疑之处,新收集的资料潦草、凌乱,本着对历史负责、对族人负责的态度,每一点存疑之处都要反复核实,才敢录入。

在电脑上录入世系的同时,我开始认真研读过去的几版许氏家谱,澄清疑问、勘定谬误;收集整理有关许氏、许衡、谱记等方面的资料;构思篇章结构,组织文字内容;反复核对历次老谱,编排绘制世系总图。经反复推敲、多次修改,庚子年春节期间在郑州家中完成初稿。此后,又与族人民生、利晓、来堂等人多次审议修改,于2020年7月底最终定稿。

此次家谱刊印耗资不菲,有『庆』字辈族人许广清,于2018年底陪父返乡探亲,民生去看望时,谈及修谱之事,广清闻听,慨然允诺捐资十万元,使得此次族谱编修刊印得以顺利完成,族人无不对广清先生的善举由衷钦敬。

对于此次修谱中涉及的体例等问题,参考现代谱、志编修惯例,采用以下方案:

一、使用现代汉语,公元纪年,国家标准公文格式,但考虑族谱的特点,印刷家谱时采用传统竖排版式。

二、入谱人名均采用身份证名字,同时记明是什么辈分;而过去老谱上所记名字,因不易考证,仍用原名。

三、女性入谱,但仅记到许氏女儿,其子女不再入谱。老谱上没有记上的许姓女儿,因信息不全,不再补录。

四、辈分用字本次未再新添。因已有谱字已到第47世,而现在司马村许氏最小的辈分是第28世,未用谱字尚可用百年以上。

五、世代数目称谓问题。关于世孙的算法有多种,以前老谱多以自身是多少世而称为许衡的多少世孙,经与族中诸人商议,今后司马村许氏统一按减一代计算某世孙。如:许衡世系第廿四代(来字辈),称为许衡第廿三世孙。

六、司马许氏族人俊杰之士众多,本次修谱坚持生不立传原则,但符合下列条件之一者,可在谱中简略记述:1、考入正式大学者,2、有中级以上技术职称者,3、党政军系统科级以上干部,4、经商办企业有一定规模者,5、曾担任司马村党政主要领导者,6、被地方政府树为新乡贤及楷模者。

七、从司马村迁出的嵩元、同元二祖的后人不再记入。

本次修编录入的世系信息采用了老谱和1994年及2003年修编的族谱,在此对以前的修谱人员,特别是昭儒、继华、文重、昭唐、昭修、昭锋、玉才、来仁、庆西、须才、好松、六才等族人,致以崇高的敬意。

因本人水平及所掌握资料有限,本次修编,疏漏不当之处在所难免,敬请族人包涵,并请及时提出宝贵意见。

许衡廿三世孙 少周谨志

公元二零二零年七月

今日热点
最新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