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氏新闻
当前位置:中国家谱网 >> 家谱总目 >> 李氏家谱网 >> 浏览文章

坡东李氏家谱1-10世血缘关系不清,六七世字辈不得不并列,根源存在争议

  • 时间:2014-03-17
  • 信息来源:本站综合
  • 发布:新闻编辑部

  • 本文摘选自李氏家谱,未经本站书面许可,任何人不得转载,转载须注明出处
  • 本文网址: https://www.jiapu.tv/t/23830.html
  • 编者按:本文内容由河南省中牟县刁家乡坡东李村李氏族谱编委会撰写,原文记录在该谱的后记部分。

    历经一年来的艰辛,家谱终于定稿。在编修过程中,得到了全体族人的热情支持。可以说,没有他们的支持,就没有这部家谱。在这里,我们对所有支持者表示衷心的感谢。

    由于时间仓促,再加上文字资料的匮乏,这部家谱仍有些地方不能尽如人意。主要有以下几个地方:

    第一,1——10世血缘关系不清。

    造成这样的原因有两个方面,一是资料太少。文化革命期间焚毁了一部分神轴,各家的搬迁及房屋重建也遗失了一部分神轴,这次能收集到的已廖廖无几。二是现有神轴不能清楚地表明血缘关系。神轴上的祖先是按代排列的,从神轴上我们既无法确定谁和谁是亲兄弟,也无法确定他们的上代父母及下代子女。而编修家谱,最重要的就是确定血缘关系。尽管我们尽了很大努力,还是有相当一部分祖先无法确定上下代的关系。能够确定的,在世系图中我们就用竖线把他们连接起来,不能确定的,就不连接。对此我们只能深表遗憾。

    第二,六、七世字辈不得不并列

    从1——10世世系图中可以看出,六、七两世的字辈不一致。长门、三门为“全、文”,二门为“如、士”。哪个算全族“正统”字辈呢,在整修家谱过程中,没有找到相应的佐证资料,无奈之下,只有将其并列为六、七世字辈。“全、文”是两门所用字辈,我们把它排在前面,“如、士”是一门所用字辈,我们把它排在后面。

    第三,缺乏“根”源史料。

    族人口口相传,我始祖来自尉氏县水波乡老李村,且相传无二,足以证明我始祖就是老李村人。为寻根朔源,我们首先走访了老李村。与我们座谈的,都是村中对本族历史了解较多的中老年人。座谈中我们”了解到,中年人基本没有辈份概念,不知道自己是啥辈,各家也不挂祖先神轴。因为老李村地处黄河泛滥重灾区,原先即使有族谱神轴,也早被黄水冲走了。有一位93岁的长者,倒是知道他以上的三个字辈,但与我村字辈毫无关系。座谈中没有找到与我村有联系的资料。

    座谈后,在老李村教师李新立的指引下,我们查看了该村重修庙宇时立的捐资碑。一座是乾隆29年(1764年)重修土地庙时的捐资碑。该碑记载了48位捐资人名单,其中李姓32人。名字中有“守”字的10人,如“李守成”:有“士”字的8人,如“会首李士宠”。“守、士”似乎可以看作他们的字辈,似乎和我们有相同的字辈,但该碑还刻有9位丁姓捐资人名单,名字中有“士”字的就有6人。同在一个村,李、丁两姓会用同一个字辈吗?另一座碑是咸丰5年(1855年)重修观音堂、火星殿、土地祠时的捐资碑。碑上刻有守、化、士、登、国等与我村字辈相关的字样,但我村“守”字辈与“国”字辈相差十代,而他们却是同时代人。

    在同老李村人座谈时,他们还提及他们的祖先是从万寺(尉氏县十八里镇)迁来的。我们想,能否从万寺找到与我村有关的资料呢,我们又走访了万寺,可惜未能如愿。

    我族中早有人知道老李与三李(尉氏县邢庄乡三李村)争祖之事,传说老李与三李共一个祖先,老李人想把始祖葬在本村,三李人不同意。双方打起了群架,老李人把始祖头骨抢走埋人祖坟。这才有了老李始祖有头无身,三李始祖有身无头一说。既然我们在老李、万寺没有找到与我村有联系的资料,那么能否在三李找到一些呢,于是,我们又到了三李。

    在三李,我们看到了他们村于宣统二年(1910年)立的一座捐资碑。这座碑是为给该村始祖李培仁立碑提供捐助之人而立的。碑文载:“李培仁于洪武二年(1369年)奉召携眷从山西洪洞迁至中原,官至湖南知府,可为李氏始祖。”这个李培仁是不是传说中与老李村争的那个始祖呢,我们不得而知:如果是,我们的祖先是否也来自山西洪洞呢?期望后世子孙能有所发现?

    中牟县刁家乡坡东李村李氏族谱编委会

    2013年3月

    评论也很精彩!
    相关新闻
    推荐产品
    最新更新
    牒谱资讯